首頁 > 正文
夜生活、夜經濟、夜文化……中國的夜晚正在悄然改變
2020年08月05日 12:05 來源: 半月談

  珍珠奶茶方便麪,火鍋米飯大盤雞……

  傳統夜市美食飄香,嫋嫋煙火,然而,高品位夜生活並不拘泥於此,如今還有氤氲書香,星月情愫,引領文化休閒新風貌。

  “夜來香”“夜惠美”……

  高質量夜經濟是一座城市管理智慧和營商環境的綜合體現。讓夜經濟成為拉動城市消費的新引擎,需要耐心培育與引導。

  夜色深深,燈火閃亮,守着滄海桑田變幻的諾言……

山城重慶好風光

  夜晚從不缺少故事。歷史長河泱泱,生活遼闊縱深,夜文化不必囿於單一形態,經由創新創意,可持續不斷走向深層次、高格局。

  追求高品位夜生活、淬鍊高質量夜經濟、塑造高格局夜文化,互為推力,三足鼎立,均為滿足公眾對美好生活的嚮往。建設美好中國夜文明,實際上是中華民族對古已有之夜價值的不斷探索創新,必將在新時代取得新突破,歷久彌新,生生不息。

  1

  高品位:夜生活之變

  半月談記者 黎華玲 鄧瑞璇 張力元 閆祥嶺 潘瑩 蔡馨逸

  大城市“千城一面”,人們開始反思城市發展的座標和價值取向。可持續發展理念的提出,促使城市在追求效率的同時,向和諧社會和綠色宜居方向發展。

  白天的經濟指標固然重要,夜生活的多元性和獨特性同樣不容忽視——高品位夜生活,已然成為衡量一座城市是否具有活力和前景的標準之一。

  穹廬月光絹柔,坊間燈火星明。對於許多人來説,告別忙碌的白晝,屬於自己的生活終於隨着夜色拉開帷幕。

  夜,不止步於煙火

  夜生活,當然得有夜間街區。

  偏居西南一隅的重慶獨具一格,是很難複製的網紅城市。這個城市最“紅”的,當屬山城夜色。

  重慶城建在河谷、台地、丘陵、低山之上,道路高低不平,建築錯落有致,引人感嘆“名城危踞層巖上”。正是因為這樣的地形,逢山開路,遇水架橋,造就了重慶“一城千面”的風貌。解放碑、洪崖洞、朝天門、長江索道……燈火通明的樓宇、橋樑,倒映在嘉陵江中,影影綽綽,夜色如夢似幻。

  不過,重慶夜晚的魅力,可不僅僅停留於美景,更多體現在人們的夜生活中。

  去年8月,重慶夜市文化節再度開幕,27個區縣、超3萬商家參與,40餘場主題活動,令山城熱鬧升級。從用門板、竹竿搭起的早期夜市,到產業集羣效應顯著的“特色夜市街區”;從以燒烤、江湖菜等為主的大排檔,到聚合餐飲、娛樂、文創等多個業態的精緻店鋪。目前儘管受疫情影響,面對充滿誘惑的夜生活,山城始終激情澎湃。

  九街是重慶人夜生活中心之一,它位於江北區觀音橋街道,是重慶市商務委批准的首批市級特色夜市商業街區。在這裏,火鍋、燒烤、夜啤酒,早已是重慶人夜生活的標配。“我先前通過網絡看到了重慶繁華、魔幻的城市景色,現在親身體驗,從江畔夜景到九街夜生活,一切都美極了。”北京遊客彭彭説。

  在九街、解放碑、洪崖洞等區域,唱歌、跳舞、玩魔術的街頭藝人逐漸增多,既給城市增添了文化韻味和浪漫氣息,又豐富了市民的夜生活。重慶師範大學重慶旅遊發展研究中心主任羅茲柏認為,這是城市經濟文化發展的成果,“此類人羣的盛衰是一座城市文化發展的晴雨表”。

  上海的“錦江樂園夜市”已邁入第六個年頭。錦江樂園總經理助理朱偉民介紹,今年的夜市共有攤位51個、小吃150多種,其中新品佔比15%左右,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,整體規模較往年有所縮減,但夜市從季節性開放轉變為全年不打烊。“樂園做了不少提升內功的工作,比如在開市前對每個攤位的食物進行三輪評定,從食材、單價、口味、裝盤等多維度優勝劣汰,着重在性價比上進行改進。”

上海書店打造舒適文化空間

  “以前去夜市,我看見火爆大魷魚、土耳其烤肉就要吃,三頭牛都拉不走,去年體檢,年紀輕輕得了‘三高’。現在為了健康,晚上偏好輕食,像果蔬汁、穀物酸奶杯等。”遼寧網友碴子表示,以往對於夜市食品她只關注口味夠不夠香辣,是不是便宜且大碗,現在則更注重健康養生、乾淨衞生。“在夜市上吃重口味食品容易拉肚子,影響睡眠。”她説。

  據攜程統計,2019年暑期從包含夜遊項目的旅遊產品預訂人數看,上海、重慶、廈門、三亞、麗江、廣州、北京、成都、西安、烏鎮是前十大“夜遊人氣城市”,尤其是上海黃浦江兩岸、重慶洪崖洞、北京後海、杭州西湖等景點,到了晚上人氣反超白天,成為夜生活好去處。

  夜,不執着於熱烈

  夜生活不僅有喧嚷熱鬧,還有寧靜清心。

  重慶北倉、二廠等文創街區,散發旖旎魅力,吸引人們前往靜靜度過慢時光,享受小確幸。街區裏最有名的當屬北倉圖書館,免費向市民開放。光線明亮、竹影斑駁、音樂輕緩、茗茶沁心、咖啡香醇,與從全世界淘來的精美圖書,在改建後的老建築中完美融合。站在這座高品位圖書館前,誰能猜到這裏曾是廢棄的重慶江北紡織倉庫呢?

  從6月6日至6月30日,上海在全市範圍內舉辦首屆上海夜生活節。作為其中一部分,倡導“夜讀”的主題板塊“深夜書店節”,號召中心城區近30家書店加入。黃浦區一家書店,將週末營業時間延長至深夜12點,夜間購書還有額外折扣。為了方便市民閲讀,書店還推出“深夜書桌”服務,花費50元,就能享受專屬座位,以及書店提供的茶點。

  “在我眼裏,都市的夜有一種安靜向上的力量。”在上海大隱書局創智天地店值班經理何磊的印象中,上海一直是座繁華都市,直到兩年前探訪深夜書店的那次經歷,令他看到了這座城市的另一面。“不同於白天看到的躁動街景,在晚間書店你能感受到這座城市沉靜的分量。”從繁華夜市拐進書店,喧囂瞬間消失。“最近晚上來書店的顧客不少,但大家總能心照不宣保持安靜。”何磊説。

  疫情前,這家書店每天的關門時間為凌晨2點。何磊説,因為書店臨近高校、商圈和住宅區,每天晚上很多顧客直到打烊才會離開,如今書店打烊時間提前至晚上12點前。“關店時間提前了,讀書的人卻並未減少。”何磊負責門店內圖書的選品、陳列、銷售和維護等工作,一般不會過多關注顧客們讀什麼書、做什麼事。“但有些顧客來的次數多了,總還是會覺得眼熟。”

大型實景神話音樂劇《崑崙之約》在烏魯木齊上演 丁磊/攝

  在書店的這兩年間,何磊“眼熟”的客人越來越多。“有的客人很喜歡來這裏買書,來的次數多了,偶爾也會和我們交流兩句;有的客人曾在半年間頻繁來店裏自習,可能是為了備考,現在不來了,應該是實現了自己的夢想吧;還有的客人過來不讀書,只是為了借網或休息,直到關店才離開……”

  匡小姐就是何磊的一位“老熟人”。家住附近的匡小姐常在下班後直接來書店看書。“白天工作太忙,我只能利用晚上的時間給自己充電。”匡小姐説,“相比家裏,這裏安靜舒適,有很多書籍可選擇,也有很多同樣熱愛讀書的人,所以我更喜歡在這裏看書。”

  “夜間書店好像是都市人精神世界的一座燈塔。”何磊説,“當白天的喧囂過去,這裏就成為不少人尋找自我、放鬆身心的角落。”

  文藝小清新民宿、情懷鄉間農家樂,也成為追求高品位夜生活市民的可心選擇。“就想抬頭看看滿天繁星,在炕上睡一宿,早上聽聽公雞打鳴,所以特地開車來嶗山找一間民宿住。”青島市民張先生説。從事外貿生意的他家住市北區,開車到嶗山需要1個小時。阡陌交通,雞犬相聞,山清水秀,怡然自樂——樸實無華的鄉村,好一個紛擾之外的世外桃源。

  “還記得你説家是唯一的城堡,不要哭讓螢火蟲帶着你逃跑,鄉間的歌謠是永遠的依靠,回家吧,回到最初的美好……”兒時經歷過農村生活,每夜枕着鄉音入眠,暌違多年,令人心馳神往。除廣場舞外,情懷農家樂頗受老年羣體青睞。“人老了,喜歡回憶過去。”新疆市民張大媽説,“年輕的時候睡地窩子,拾棉花,吃棒子麪,現在常常想來農家樂坐坐,找找以往的感覺,也是憶苦思甜吧。” 夜,展現文化休閒新風貌

  夜間演出和博物館之夜,堪稱夜生活的高配代表。

  西安以其神祕雍容的夜色撼動人心。古都深厚的文化底藴,為秦味夜生活平添了諸多內涵。“昭昭盛世,榮辱興衰,風雨故事,千古流傳。芙蓉美景,今猶在……”沐浴在暮色中的西安大唐芙蓉園,深情纏綿的歌聲漸起。大型水舞光影秀《大唐追夢》,以天空、樓宇、湖水為幕,構建亦真亦幻的舞台場景,帶領遊客“入夢長安,共赴盛唐”。

  “自2005年開園以來,大唐芙蓉園以恢宏大氣的仿唐建築、山水和諧的園林美景,向世人展現盛唐風貌,《大唐追夢》的上演更為景觀建築注入了文化之魂。”西安大唐芙蓉園景區管理公司副總經理楊濤説。

  夜幕降臨,燈光璀璨的廣州大劇院,遠遠望去仿若珠江畔的兩塊礫石,熠熠奪目。今年6月底上演的原創中文歌劇《馬可·波羅》,是疫情發生後廣州大劇院首個線下演出。“觀眾熱情很高,開票幾分鐘,前兩天的票就售賣一空。”廣州大劇院總經理助理陳睿説。

  新疆歷時3年打造的大型實景音樂劇《崑崙之約》,今年5月底在烏魯木齊市南部的天山腳下持續熱演。到現場一邊品味精彩演出,一邊欣賞美麗夜景,成為不少烏魯木齊市民夜生活首選項目。21時許,在自然光中逐漸黯淡的舞台,在燈光閃耀下瞬時生動起來,氣勢磅礴的西周宮殿建築羣、西域晶瑩剔透的冰雪世界展現眼前,演員們在美妙的音樂聲中或翩翩起舞,或縱馬馳騁。烏魯木齊縣水西溝鎮東梁村村民胡爾曼·努爾沙哈提看完演出後,很快把演出的精彩畫面“曬”到朋友圈。“沒想到晚上還能看這麼精彩的演出!”

  “天下沒有遠方,人間都是故鄉……”華燈初上,拉薩河畔的寶瓶山響起了久違的歌舞聲。6月1日晚,大型實景劇《文成公主》進行了今年首場演出,為高原文旅產業有序復工復產注入強勁動能。來自河北的遊客馬原經過測温、清潔消毒、掃健康碼等程序後進入劇場。他説:“第一次來西藏,剛好趕上劇場開演,太幸運了。舞美特別震撼,真是一場夜間視聽盛宴。”

  “姑蘇千年,博物夏夜”品牌主題活動於6月初發布,6月的每週五、六,蘇州博物館、蘇州戲曲博物館、蘇州絲綢博物館等多家博物館延長開放時間。上海財經大學商學院文化旅遊會展研究中心主任何建民認為,博物館的這一舉措,不僅僅是延長開放時間,而且有利於以場館和展陳為依託,開發更多夜間文化活動。全國不少地方的文博場所嘗試以多種途徑滿足公眾多元化需求,逐漸開始引領新型文化休閒習慣。

  “豐富的夜生活可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城市活力和現代化水平。”羅茲柏認為,高品位的夜生活可為城市繁榮帶來機遇,給城市居民精神需求提供出口,同時也能彰顯城市文化特質,有利於形成標誌性城市空間。夜生活,還可以更迷人。

  2

  高質量:夜經濟之思

  半月談記者 白佳麗 汪奧娜

  城市有高樓大廈、車水馬龍,也有尋常巷陌、柴米油鹽。作為經濟社會發展的產物,夜經濟已成為人們工作之餘享受休閒生活的重要載體之一。

  天津財經大學教授叢屹表示,市民越來越追求有品質的“八小時以外”生活,夜經濟也需要與時俱進堅持高質量發展,並且正如千人千面,要努力形成獨特“個性”。如何使其既有面子又有內涵,還有待政府與市場主體進一步審時度勢,深耕細作。

  僅有“吃買”還不夠

  中國旅遊研究院發佈的《2019中國夜間經濟發展報告》分析,大部分夜間遊客的遊玩時間為1至4小時,79.8%的夜間遊客遊玩時間超過2小時。夜間經濟消費品類中,餐飲消費佔比超七成,逛公園、逛夜市、逛街“三逛”領銜户外夜間休閒活動。

  坐落於海河之畔的天津“摩天輪夜市”,身後便是網紅摩天輪“天津之眼”,一入夜,各類食品小店開門迎客,吸引食客駐足。在安徽合肥,罍街是夜晚最具煙火氣的地方,這個曾經髒亂差的“山寨”夜市,現以嶄新的面貌成為市民“逛吃”新去處。

5月16日,遊人在天津市南開區奧城夜市街區內行走

  “五一”假期後,中國城市的夜晚又開始熱鬧起來。夜經濟不僅成為經濟社會復甦的“晴雨表”,也成為疫後的大眾“歡聚場”。在各大短視頻App上,關於夜經濟的段子一度走紅,老話題有了新熱度。

  北京、上海、天津、成都、西安等地陸續出台推動夜經濟發展的政策措施,對激發城市活力、解決就業問題以及滿足羣眾消費需求,發揮了積極作用。

  但除了“吃買”,夜經濟應該有更豐富的內涵。天津社會科學院副研究員牛磊認為,目前我國夜經濟發展仍處於初級階段。她認為,夜經濟是一個系統工程,是人們日間消費方式的縱深化,雖逐漸在向“食、遊、購、娛、體、展、演”等多元夜間消費市場拓展,但大多仍以夜遊、夜市和美食街為主,娛、體、展、演等消費市場還有待提升。

  上海在去年4月出台《關於上海推動夜間經濟發展的指導意見》,提出圍繞“國際範”“上海味”“時尚潮”打造“海派夜經濟”,強調豐富業態種類,增加文化旅遊項目供給。上海市文化和旅遊局相關負責人介紹,上海將做好引導、協調工作,推動更多文旅企業加入,為民眾提供差異化、多元化的夜生活選擇,並以發展夜經濟為契機,全面提升文旅公共服務效能。

6月19日晚,一名攝影者在上海青衫夜市的燈光全息互動展上拍攝

  廣東出台的《廣東省加快發展流通促進商業消費政策措施》提出,發展文化和旅遊夜經濟,鼓勵主要商圈和特色商業街與文化、旅遊、休閒等緊密結合,重點打造“文旅+演藝”模式,探索博物館夜間開放,豐富夜間文化演出市場和其他消費熱點,並着手完善夜間交通、安全、環境等配套措施。

  在天津,今年5月,市商務局印發了《天津市發展夜間經濟十大工程(2020—2022年)》。“我們希望逐漸擺脱夜經濟就是餐飲小吃、大排檔的思路,形成多元化的夜間消費市場,將夜經濟與旅遊經濟、網紅經濟相結合,引入體驗式、娛樂式、互動式的多元業態。”天津市商務局市場建設處處長徐鳳成説。

  夜經濟的“硬幣B面”

  當下我國的消費正在復甦,夜經濟成為對沖疫情影響、提振經濟信心的激活劑之一。但對標“高品位夜生活”,夜經濟要滿足高質量訴求,還需直面現實矛盾與問題。

  牛磊等專家認為,當前夜經濟文化內涵不足,消費場景尚顯單調。“業態同質化嚴重,結構單一,存在盲目跟風問題。”牛磊説,一些地方的夜經濟缺少文化內涵和人文情懷,不能滿足消費者的精神需求。

  “很多特色街區新鮮勁兒一過,人流量就大幅下滑,説明業態不夠豐富,產品創新不足。”合肥罍街文化旅遊發展有限公司副總經理何俊傑説。

  部分地方的夜經濟,還沒有在規範化與“煙火味”之間找到平衡點。過去不顧環境衞生和食品安全的“髒攤兒”模式已行不通,一味追求規範又會在一定程度上折損夜經濟的“市井氣”與“煙火味”。有受訪市民就表示:“整整齊齊、千篇一律的夜市,根本沒有吸引力。”

  夜經濟發展過程中,環境污染問題仍然存在,引發一些市民不滿。如露天大排檔、啤酒廣場等帶來的廢棄物和油漬;露天燒烤等產生的煙塵直排;人羣活動帶來的噪聲污染,以及過度亮化造成的光污染等。有專家認為,在夜經濟發展規劃階段,就應該進行生態環境影響評價,最大程度減少污染和擾民事件的發生,把對城市環境的滋擾降至最低。

  此外,經營者作為夜經濟主體,也存在諸多擔憂。有受訪者表示:“夜晚經營的限制多,政策變化大,就怕前期投入打了水漂。”夜間攤位租金、補貼,以及税費減免力度等,都影響着小經營業主的積極性和主動性。

  耐心培育夜晚“煙火氣”

  多位專家、從業者認為,真正讓夜經濟成為拉動城市消費的新引擎,需要政府耐心培育與悉心引導。

  發展夜經濟,首先需要加強頂層設計,制定因地制宜、與時俱進的工作方案。將經營模式、商户類別和經營環境相結合,進行統一規劃,科學合理佈局和建設夜間經濟街區。只有形成集聚效應,實現業態互補,才能“越夜越熱鬧”。同時,應對地鐵口、公交站、道路改造等進行配套規劃,實現人員引流,設計遊客動線,通盤考慮各項工作部署,以及協調交警、城管、消防等部門共同支持。

  多位從業者表示,更期待加強政策扶持。希望政府出台更多優惠政策,助其降低經營成本,拓寬經營渠道。政府也應該減少不必要的檢查驗收。

  要真正推動夜經濟成為“夜來香”“夜惠美”,就應當引導其向富有人文內涵、體現城市底藴的方向發展,最終實現經濟效益與社會效益的統一。中國旅遊研究院院長戴斌表示,以夜間旅遊消費為例,文化和旅遊的融合既有需求端消費升級的迫切需要和堅實基礎,也可為供給側改革提供一條可行路徑,科技、教育、時尚等新元素的注入,將如催化劑一般與基礎資源發生化學反應,為文旅休閒產業從高速增長走向高質量融合發展提供全新動能。

  美團研究院院長來有為認為,可支持發展22時後夜間到家服務經濟,在居民聚集的生活區域,發展餐飲外賣等“互聯網+生活服務”,擴大傳統夜間經濟的服務範圍,把方便快捷的夜間服務直接送到消費者家中。

  此外,需要改善城市夜晚交通,方便市民出行,並提供其他良好的基礎服務保障。所謂“民生的嘴巴、城市的臉蛋、商家的動力”,夜經濟要更好發展,有待各方助力形成活力,勾勒出城市夜晚的“人情味”和“煙火氣”。

  3

  高格局:夜文化之興

  半月談記者 劉懿德 魏婧宇

  靜夜念思,永夜抒懷,夜晚總是別有一番風味。

  夜的風韻,是佳話故事的浪漫婉轉、星空的詩意盎然、光瀑的暗夜呢喃。歷史長河浩浩蕩蕩,中華大地從不囿於夜文化單一形態,持續不斷挖掘更深層次、打造更高格局。

  夜晚從不缺少故事

  在中國傳統文化中,漫漫長夜成為許多故事發生的舞台。

  夜深人靜,有鑿壁借光的勤奮;巴山夜雨,眷念“共剪西窗燭”;夜半朋友尚未赴約,獨自“閒敲棋子落燈花”也別有一番雅趣;與其感嘆人生苦短,不如擁有一份“晝短苦夜長,何不秉燭遊”的灑脱。朦朧的夜晚,為揮灑詩性提供了舞台,成為《韓熙載夜宴圖》士人聚會的背景,《聊齋志異》花精狐怪登場的契機。在古代文藝作品中,多姿多彩的夜晚從不缺少故事。

  宋朝取消宵禁制度後,城市中夜市興起,文藝作品中的夜晚有了另一番模樣。《東京夢華錄》中記載:“夜市直至三更盡,才五更又復開張。如耍鬧去處,通曉不絕。”熱鬧的夜晚,“鳳簫聲動,玉壺光轉,一夜魚龍舞”。

無人機拍攝的蘇州網師園夜景

  夜色是傳情達意的重要媒介。譬如古代盛行放蓮燈這樣的浪漫文化活動,小夥子把寫好的詩放入蓮燈,期許被姑娘撿到,或得芳心暗許,類似現在的“漂流瓶”交筆友。彼時,子女婚姻多由父母張羅,刻意佈局,“門當户對”,而“月朦朧鳥朦朧”的夜色無疑為青年男女不經意間邂逅有緣之人、自由戀愛提供了渠道。

  月有陰晴圓缺,人有悲歡離合。一首《夜夜夜夜》唱出了多少失戀之人的憂愁悵惘——你也不必牽強再説愛我,讓我漂流在安靜的夜空裏。無眠長夜茫茫,有情人身陷其中迷失張望,聚散漂流,是為了未能抵達的彼岸。

  夜晚並不沉悶,這一時刻孕育着別樣的風情與想象力。關於夜晚的故事,從古至今未曾斷絕,直到今天,夜晚也在講出精彩的文化故事。

  在六朝古都南京,星宇霓虹亮起之時,高樓大廈間傳來陣陣絲竹聲。今年夏天,南京舉辦了“遇見夜金陵”系列文藝展演,越劇、民樂、魔術等領域的藝術家們,突破舞台演出形式,將表演帶到街巷廣場,讓藝術氣息在人間煙火中流動。

  “五一”期間,蘇州滄浪亭街上,浮生市集悄然開啓。行人漫步在夜色四合的街巷中,看着身着古風服飾的老闆忙裏忙外,彷彿人在畫中游。世界文化遺產滄浪亭實景演出崑曲《浮生六記》,非遺與世遺攜手,呈上精美文化大餐。

  若説夜晚和詩詞歌賦般配,不如説夜晚和我們對美的無限嚮往絕配。

  星空中的詩意

  “天上的星星會説話”。在寧靜的夜晚,我們仰望星空,也審視自己。暢想九天攬月,手摘星辰,中國人對燦爛星空的嚮往,延綿至今。

  漆黑的夜空繁星閃爍,夜空下的天文愛好者,眼中同樣閃爍光芒,為識別出每一個星座歡呼雀躍。每年夏天,許多“追星人”會聚集到內蒙古自治區正鑲白旗明安圖鎮附近的草原上,這裏遠離城市光污染,為天文愛好者提供了極佳的觀星條件。

  “城市裏看不到太多的星星,這次來草原,滿天的繁星特別震撼!”來自山東的小天文愛好者張應悦説,“我找到了天蠍座、飛馬座、蛇夫座,在夜空中看星座的樂趣,是在書上或手機上得不到的。”

  據《天文愛好者》雜誌社社長李鑑介紹,隨着中國天文科普的發展,以及航天事業發展的帶動,越來越多人開始關注星空,中小學裏出現了不少天文愛好者。

明安圖觀測基地拍攝的星空 連振/攝

  《天文愛好者》雜誌社自2005年發起星空大會,先後在青海、雲南、江蘇、內蒙古等地舉辦,累計吸引全國各地天文科普和教育工作者、天文愛好者共2000餘人次參加,已成為全國性的觀星交流盛會。

  13歲的北京女孩馬林泉,是已有10年資歷的天文愛好者。這位説話靦腆的小姑娘,談到星空時變得滔滔不絕。“仰望星空時,我感到時間與空間的無窮,讓我感受到了自身的渺小,但我不會因此自卑,我要進一步探索星空。”她説道,眼中閃爍着興奮的光,不亞於璀璨的繁星。

  71歲的吳世英是湖北省十堰市鄖陽區的一位農民,1987年觀看了一次日偏食後,便迷上了“追星”。在大山深處的家中,他在房頂建了一座小小的天文台,還資助當地的小學和留守兒童家長學校建設遠程天文教育基地。

  如今,吳世英不是在家中帶領小學生們觀星,就是在全國各地“追星”。他説,和無窮的宇宙相比,71歲不算什麼,觀星使人思想活躍、心態年輕。

  守護夜晚的一抹黑

  “夜太美,總有人黑着眼眶熬着夜”“三天三夜三更半夜,跳舞不要停歇……”

  如歌詞所唱,隨着夜間生活的火熱和夜間經濟的發展,越來越多地方亮起霓虹燈,但也有不少地方選擇在適當時候關閉燈光,還夜晚以本真。

  據2016年發佈的“世界人造夜空亮度地圖集”顯示,因為燈光形成“人工白晝”,地球上約4/5的人生活在光污染之下,超過1/3的人即使在最晴朗的夜晚也看不見銀河。

  為治理光污染、保護夜之黑暗,一項名為“暗夜保護”的工作正在我國多地展開。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與綠色發展基金會於2015年成立星空工作委員會,致力於開展暗夜保護工作,科普暗夜文化,在具備條件的地方發展暗夜保護區和暗夜公園,為社會提供探測和欣賞星空的地方。

  參與暗夜保護工作的專家任小東説:“城市的燈光無法熄滅,但是希望在有條件的地方,能夠留住一片暗夜,讓大家看到璀璨的星空。”

  2014年,中國第一個暗夜公園在西藏阿里建立,目前國內已在西藏阿里、那曲,山西太行洪谷,江蘇野鹿蕩,江西葛源建成暗夜保護地。

  近年來,暗夜保護工作從深山草原逐漸走向城市,許多城市在規劃城市照明方案時,提出控制光污染的措施。

  浙江省杭州市於去年發佈的《杭州市區城市照明總體規劃(修編)》中,提出“黑天空”的概念,是首個將黑天空概念引入城市照明規劃體系的中國城市。

  據規劃編制組負責人、浙江大學建築設計研究院光環境設計研究所所長王小冬解釋,之所以提出“黑天空”這一概念,是想把看星星的權利還給孩子,把安靜的夜晚還給動植物,“讓該亮的地方亮起來,也要讓該暗的地方暗下去”。

  根據規劃,杭州將在西溪國家濕地公園、良渚遺址保護區、森林公園核心區等9類地區設置黑天空區域,這些區域可設置功能性照明路燈,但是完全不設置景觀照明燈,在滿足照明需求的前提下,讓城市的一部分天空暗一點。

  在夜生活、夜經濟高速發展的過程中,也不忘守護自然之美。各地開展的暗夜保護工作,正在將星空璀璨的夜晚還給大眾。

編輯: 陶玉蓮
精彩圖片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6327931